现在已经鲜有技术阻碍

  • 中器环保公司是此次试点项目的合作方之一。据了解,中器环保的日生产能力为120吨,但目前只开启了一半设备进行生产。目前国内市场对生物柴油的接受度和普及率本来就不高,近来国际油价持续下跌,更是对这类生物柴油生产企业产生了全面冲击。

    试点之初,公交企业对“地沟油制生物柴油”信心不足。楼志祥说,发达国家的生物柴油是由玉米、甘蔗、大豆等农作物加工生产,技术成熟,已实现大规模使用。而国内的“地沟油制生物柴油”,其来源是五花八门的餐厨废弃油脂,原料成分复杂、不可控,而且在全国是首次在公交车上运用,缺乏经验。

    对于试点的艰辛不易,使用“地沟油制生物柴油”的公交企业无疑最有发言权。巴士一汽技术部经理楼志祥坦言,试点过程并非一帆风顺。

    首当其冲的困难在于经费。目前上海104辆“地沟油制混合柴油”公交车的油料成本,全部由市科委的课题经费埋单。以每辆公交车每天消耗“地沟油制混合柴油”70升、每升混合柴油成本7元计算,每天的油料支出总计达5万元,这一运营规模已经达到课题组获批的500万元科研经费补贴的极限。

    为此,同济大学、中器环保、上海石化研究所的专家多次上门“会诊”,采取添加抗氧化剂、抗菌剂的方法,并适当降低了“地沟油制生物柴油”的掺兑比例。去年8月,26辆国五排放高配置新型车辆成功加入试验车行列。

    “现在已经鲜有技术阻碍,运转模式已经顺畅,后续更大规模推广的主要问题还在于成本和政策扶持方面。”作为试点项目的一线操作者,楼志祥道出了“地沟油制混合柴油”公交车在上海全市大规模推广的难处。

    其次是扶持政策的制定。使用传统矿物柴油,公交公司方面只需雷打不动地支出3.5元/升的油料成本,与市售油价间的差额部分,则由政府财政补贴支付。然而使用价格比传统矿物柴油高出一半的“地沟油制混合柴油”,由于没有纳入政府财政补贴目录,油费需要公交企业100%自掏腰包,公交企业显然无法承担。

    有专家指出,目前上海年产地沟油大约3万吨,两家地沟油处置企业的处置水平还未达到欧美发达国家的高水平,生产出来的生物柴油质量不够稳定,只能与传统柴油“调制”后用于车辆,市场前景还需观察。

    “这几天生物柴油市场报价一直在4700元至4800元/吨徘徊,生产企业对这一价格难以接受。因为我们的处理成本、原材料采购以及收运处理体系的所有支出,合计要达到5800元/吨,如今只能通过减产控制亏损。”中器环保董事长张学旺透露。

    同时,由于餐厨废弃油脂的处理成本较高,而企业必然会考虑使用成本,这种“生物柴油+石化柴油”的混合柴油,能否在经济性上压倒纯石化柴油,让地沟油收运处置企业和下游生物柴油使用企业双赢,是问题的关键。

    2013年9月,上海第一辆使用“餐厨油脂制生物柴油混合燃料”的70路公交车上线运营。至今,这一兼具节能环保和食品安全双重社会效益的试点项目已开展了一年半,规模从1辆车扩展为10条线路的104辆公交车。

    上海市食药监局副局长顾振华认为,生物柴油“常态化”应用于公交车辆,不仅能消除地沟油回流餐桌的安全风险,更益于减轻大气污染。业内专家建议,借鉴国外经验,把握我国正在建立全国性碳排放交易市场的契机,通过市场引导来为生物柴油产品打开销路,从而在全国实现“地沟油”从收集、运输到末端处置、运用的闭环管理。

    同济大学汽车学院楼狄明教授也认为,油价一路下滑,企业亏损,对整个行业产生消极影响。这种消极影响将会极大地挫伤企业的积极性。“从收、运到储、用,我们已经有这个能力把整个生产线都建起来,这是目前国内唯一一条完整的生产链。但财政扶持不落地,推广就会有很大的难度。”

    此外,全市公交企业今后如要进一步推广“地沟油制混合柴油”,不仅需要贡献车辆,还须严格按照要求新建更多的专用储油罐、加油设备和管道,这将是一笔不小的投入。

    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如今生物柴油产业在国内面临困难,而澳大利亚、西班牙、德国等发达国家的公司希望来中国收购地沟油,回国制成生物柴油销售。据业内专家透露,发达国家的碳排放指标十分严格,排放额度十分抢手,而采用生物柴油后可以明显降低排放。由于有鼓励支持政策,发达国家的生物柴油在市场上认可度很高,即使生产成本较高,也会比传统矿物柴油更受青睐。

    最初生产的“地沟油制生物柴油”纯度不高。在放置一段时间后,出现了杂质和絮状物,一旦用在拥有精密电喷系统,实施国四、国五排放标准的新型车辆上,容易发生滤芯堵塞、车辆熄火。

    据介绍,作为辅助燃料,“地沟油制混合柴油”今年在上海的试运用范围有望扩大至1000辆公交车,占目前全市1万多辆柴油公交车的近10%。专家表示,如果未来能实现全面推广,上海每天回收处置的100吨餐厨废弃油脂全部加工转化成生物柴油,将能基本满足全市60%公交车的“胃口”。记者 沈文敏

    最终,50辆参加对比试验的公交车在去年10月交出了令人满意的答卷。从经济性看,“地沟油制混合柴油”的热值虽然略低于纯矿物柴油,但其百公里油耗仅比纯矿物柴油多出1升左右;从环保效应看,“地沟油制混合柴油”的一氧化碳和颗粒物排放量,比纯矿物柴油降低2%—5%;使用混合柴油的发动机的活塞顶部、气门、喷油器等关键零部件表面没有积碳,也未出现与油路相关的故障,没有增加车辆的维护保养成本。公交运营方面此前担心的“地沟油制混合柴油”低温下流动性问题,也没有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