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婴儿带回家自行抚养

  • 有10多名家长被“劝退”,河南、山东的都有许多人都是抱着孩子四处求医,最终到南京看过病后,无力医治想把孩子遗弃

    自2013年12月10日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婴儿安全岛(下称“弃婴岛”)正式启用以来,面临着尴尬:福利院接收的弃婴是前一个月的两倍,其中有安徽、山东、河南、黑龙江的父母将婴儿带到南京来遗弃,甚至还有外地的父母开车把孩子丢过来的。启用一周后,该“弃婴岛”大门白天已被锁上,在天黑后正常开放。现代快报记者昨天看到,院方又在“弃婴岛”的大门上贴上了红底白色的警示标语:弃婴是违法行为。

    “有父母抱着孩子送过来的情况,我们都劝他们抱回去,还打110让民警劝解。因为丢弃婴儿是违法的,福利院接收的是没有监护人的孩子。”朱洪说,从劝解他们别遗弃孩子,以及报警后警察的询问中,了解到有河南、山东、安徽,江苏的常熟、连云港等地的父母。悄悄遗弃在安全岛及周边的,不知道孩子的籍贯和父母,如果知道父母是谁,这些孩子会被送回去,福利院肯定不会接收的。“我也遇到了一对夫妻,将脑瘫孩子送过来时,说没有钱治疗,原本准备在家里养着,看到‘弃婴岛’的消息后就送过来了。但福利院不会收养有监护人的孩子的,我们还是劝回去了。”

    他认为,法律禁止遗弃婴儿目的是保护弃婴的生命权利,设立婴儿安全岛也是为了保护被遗弃婴儿的生命权利。前者重在预防,后者重在弃婴现象发生后的补救和应对。两者的目标完全一致。

    昨天,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在“弃婴岛”的门上,又贴上了一块非常醒目的警示标语——“弃婴是违法行为”,“这是在提醒家长,如果遗弃自己的孩子是犯法的”。目前警方也已加大巡查力度,并呼吁市民看到有人遗弃婴儿,第一时间报警,以减少弃婴现象的发生。下一步,该院还打算在“弃婴岛”的门上再张贴婴儿各项大病民政和医保方面的政策、补贴救助的渠道和联系电话,希望家长在最后一刻打消遗弃婴儿的错误念头。

    不主张孩子生活在福利院里福利院接收婴儿近期爆发式增长,再次引发大家的思考。本来是为保障弃婴生命的“安全岛”,设立之后却带来了更多的弃婴,现实与初衷的违背让福利院方面显得有些尴尬,是不是在某种程度上纵容了弃婴行为?

    朱洪对这个观点表示反对。“其实,不管有没有这个岛,弃婴现象都是一直存在的,不扔到我们这里,也会扔到其他地方。”

    去年12月16日晚上9点左右,巡逻的派出所民警在福利院附近发现了两名怀抱婴儿的人。他们已经在附近观察了很久,但是一直没有把婴儿送进岛。民警发现后,对这两人进行了批评教育,两人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将婴儿带回家自行抚养。据了解,这两人都不是南京本地人。据统计,22天来,福利院和民警已劝退了10多名弃婴家长。

    江苏省刑法学研究会会长、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孙国祥认为,弃婴,首先是违法行为,情节严重会判刑。“目前我国法律规定,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抚养义务而拒绝抚养,情节恶劣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启用22天,14名婴儿被丢在弃婴岛

    对于弃婴增多,朱洪分析,南京是省会城市,医疗资源集中且医疗水平较高,许多人都是抱着孩子四处求医,最终到南京看过病后,无力医治才把孩子遗弃在这里。“我们之前收治的很多弃婴的遗弃地点,都是位于南京市儿童医院附近,最后被民警送到福利院来。”他表示,另外一个原因是,随着媒体报道的深入,知道“弃婴岛”的人越来越多,一些外地的弃婴也被送到了这里,从孩子的穿着以及奶粉、尿布等物品都能看出应该不是南京本地的。

    “福利院建得再好,也不是孩子终生的归宿。对于孩子来讲,家庭是其最好的港湾。”朱洪说,在福利院长大的孩子,接触社会面窄,适应社会的能力也很差,更为重要的是,体会不到亲情和爱,对他们未来的发展是有影响的。“我一直不主张孩子一直生活在福利院,希望孩子被领养,没有被领养的,我们也尽力放到社会家庭去寄养,让他们了解社会、适应社会。”

    全国第一座“弃婴岛”在石家庄,2011年6月设立,家长在遗弃婴儿时无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经常和值班人员玩“猫鼠游戏”。“现在不少人看到南京设立‘弃婴岛’,理解有了严重偏差,并不是让大家肆无忌惮地往这儿扔,并不是鼓励弃婴。”朱洪表示,“弃婴岛”是为弃婴提供一个临时庇护场所,它的设立是基于“生命至上”的理念,在婴儿被遗弃已经无法改变的情况下给孩子一道保障,从尊重生命的角度,维护儿童的基本权益,并不是为了给遗弃开方便之门。过去,由于没有专门的弃婴放置场所,弃婴经常被遗弃在外面,受到恶劣环境及动物侵袭的影响,导致得不到救助而死亡。

    “弃婴岛”的大门上贴上了红底白色的提醒标语:弃婴是违法行为

    光有重罚仍不够,朱洪呼吁,社会保障能跟上,比如加强婚检和孕前检查减少疾病患儿的出生率,同时,让一些患有先天性疾病的孩子能得到妥善的照顾,不至于让家长因绝望而选择遗弃孩子。(项凤华)

    弃婴岛白天上锁,有的人理解有误弃婴岛设立是基于“生命至上”的理念,并不是为了给遗弃开方便之门

    昨天下午,现代快报记者看到,“弃婴岛”大门是锁上的。附近杂货店店主说,不少父母晚上偷偷把孩子送来,也有胆子大的,白天过来把孩子往门口一放就走了。“之所以上锁,就是防止有些人大白天来遗弃婴儿。”朱洪解释,“弃婴岛”会在天黑后开放,这也是无奈之举。

    这个冬天,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前所未有地“热”了起来,因为门口多了一个面积不大、装备特殊的小房子,里面设置有暖箱、婴儿床、空调等,还有延时报警器。2013年12月10日傍晚,“弃婴岛”启动当天就收进首个男婴,这个不足一个月大的男婴在第二天上午就出现了身体异常,转院至儿童医院治疗,目前已做完手术,还没有脱离危险期。紧接着,第2个、第3个……遗弃在“弃婴岛”内及周围的婴儿明显增多,截至去年12月底,“弃婴岛”已庇护了14个孩子。此外,通过周边派出所民警送过来的弃婴也很多,是前一个月弃婴数量的两倍多。“接收的孩子全都是有病或是残疾的,有的还是多种病症并发,包括先天愚型、脑瘫、唇腭裂、先天性心脏病等。”院长朱洪表示,对于这个数量的增加,他们有一定的心理准备。2013年儿童福利院接收婴儿180多名,这个数量并没有达到福利院的接收能力上限,总的数量与2012年同期相比,少了大约30名。

    此外,通过周边派出所民警送过来的弃婴也很多,是前一个月弃婴数量的两倍多